一共是九块钱

2019-04-03 05:46

晚上8点半,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区梅园9栋门口,一辆面包车缓缓停下,从车里走出几个同学、老师,其中一个穿着红黑相间格子衬衫、牛仔裤的女孩有些特别,到肩的短发,皮肤黝黑,随身带着一个双肩背包,和一个不大的拉杆箱,她就是马梦怀。

“这是寝室的钥匙,空调遥控器…一会我帮你搬到六楼去。”

马梦怀来自云南昭通一个小山村,父母务农,家里还有两个弟弟。18岁前,她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到县城读高中。为了给家里省钱,她选择了直达苏州,途径南京的大巴,并坚持一个人来学校。

就在她不知所措时,却意外接到东大爱心基金会宋云燕老师的电话。原来,21号晚上宋老师正在挨个给贫困学生打电话,10点,她拨通了马的电话,此时,马梦怀在大巴上已经整整一天,让宋老师没有想到的是,小姑娘竟问起了路:“她就和我说,她坐的一个大巴过来,途径南京,不进站,只能在高速路的服务区放下她,她没有出过这么远的远门,到收费站根本没有办法到学校。”

22号晚上6点40分,几名老师、学生来到南京江宁方山收费站,大伙等了很久都看不到马梦怀的身影。7点左右,宋老师拨通了马梦怀的电话,寻着声音,大家看到高速路边,一个女孩背着书包拖着行李箱站孤独的站着,原来车开进南京后突然下起大雨,大巴司机急于赶往苏州,快到方山收费站时把马梦怀“扔下”:“到了服务区怎么到学校,你打车都打不到,她打的是顺风车,一个小姑娘如果被骗了怎么办。”

第一次出远门,马梦怀即兴奋,又忐忑。兴奋的是一路的风景是她从没有见过的,第一次知道隧道里有灯,第一次看到外面的大山,大山里的人住的是洋房而不是家乡的土房子。让她忐忑则是,她终于知道服务区根本就没有出租车:“起初我以为到服务区会有出租,我就想做出租过来,后来来到了几个服务区都是私家车,我就害怕了。”

谈到自己报考东南医学院,小姑娘眼泪掉了下来,原来,初一那年,父亲患上了肝病,当时三姐弟都还小,不能干重活的父亲为了撑住家依旧坚持下地。从那时起,马梦怀就下决定以后要学医,这也是她最大的梦想:“我希望凭我自己的努力,交不起学费就贷款,出来以后把它还了,我希望以后让爸爸妈妈丢掉锄头,不要再种地了。”

这次来报到,马梦怀的行李很简单,几件衣服,一本同学录,还有就是从家乡带来的一包土,红色的袋子包的严严实实,这是父母给她最珍贵的礼物:“带了一包房子旁边的土,他们说把家里的土带到这里来,怕我到这边吃这里的东西不舒服,就用这里的水泡一泡,吃东西就舒服。”

当晚11点,宋老师发出了第一条“爱心求助”微博,希望有爱心人士可以去高速路上把小马接回东大。随后,这条爱心微博被疯狂的转载,并有十几名爱心人士人士提出要帮助小马。12小时后,确定“接人方案”。

为了替贫寒的家庭省钱,揣着四块桃片糕,一包家乡的土,云南女孩马梦怀一个人踏上东南大学求学之路。第一次出远门的她却被“扔”在南京方山收费站,一场爱心接力就此展开。

临出发前,马梦怀还买了四块桃片糕和一瓶矿泉水,不过,记者见到她时,33个小时,她只吃了一块:“就这个桃片糕,还是蛮好吃的,要不要尝尝,(一路上就吃了这个)是的,其他也不想吃,一共是九块钱。”